金融六大事

新興市場喊衝 成長主力換人當

2020 年巴西、印度、土耳其與墨西哥等國家 表現將值得期待,消費增加持續刺激需求。

中美貿易戰與全球經濟成長減速威脅,令新興市場在2019 年遭受波及,隨著兩大風險在2019 年稍晚曙光乍現,加上央行寬鬆貨幣刺激,2020 年新興市場與全球經濟可望持續走在復甦軌道。專家審慎樂觀預期2020 年油價將溫和上揚,而金價漲破每盎司1,600 美元大關。

 

貿易不確定性緩和與寬鬆貨幣政策,將是影響2020 年經濟的關鍵因素。摩根大通全球研究預估,2020 年新興市場國內生產毛額(GDP)將擴張4.2%。大陸以及與大陸供應鏈密切相關的經濟體,將率先帶動經濟上揚,不過2020 年新興市場的主要成長力道,將來自巴西、印度、土耳其與墨西哥等國家。

 

摩根大通經濟學家佛洛里(Michael Feroli)指出:「消費者持續打開荷包, 將繼續成為2020 年需求成長的主力部隊。」

 

儘管貿易緊張尚未完全解除,但現階段市場信心仍算維持正面。就大陸市場而言,關稅降低與政策支撐,將能提升企業信心,而消費者階級穩定增加,可望帶來更樂觀的經濟展望。摩根士丹利預測2020 年大陸經濟將擴張6%,對飽受中美貿易戰衝擊的韓國是利多消息。

 

印度過去的政策可望創造良性成長循環,摩根士丹利預測印度2020 年經濟可望成長6.3%,2021 年再擴張6.8%,表現將明顯較2019 年好轉;預期印度2019 年經濟僅上升5%。

 

專家預期2020 年巴西經濟將加速成長, 依據歷史經驗,低利率通常能刺激消費和投資。摩根士丹利將巴西2020 年的GDP 成長率上修至2.2%,2021 年可望加速至3.1%。

 

摩根士丹利指出,2020 年全球經濟估計擴張3.2%,2021 年可望成長3.5%, 全球經濟成長主要由新興市場經濟體推動。

 

不過2020 年經濟前景也非絕無風險, 摩根士丹利首席經濟學家艾亞(Chetan Ahya)指出,萬一中美再次額外加徵關稅,全球經濟成長可能惡化。再者,鑑於目前利率水準相當低,全球央行因應經濟衝擊的能力將更有限

新興市場央行政策展望

新興市場經濟體的央行自2019 年第二季開始調降政策利率,但由於經濟表現仍相對疲弱,專家預期寬鬆政策將延續至2020 年上半年。

儘管新興市場的核心通膨略為上揚,但整體通膨預料仍維持溫和。包括印度在內的部分新興市場國家央行已經暫緩降息步伐,許多國家2019 年底的寬鬆刺激力道仍大於市場預期。

摩根大通貨幣、商品和新興市場研究主管歐根斯(Luis Oganes)指出:「儘管美國聯準會(Fed)已經暫時停止降息步伐, 新興市場央行在2019 年第四季繼續寬鬆貨幣,預料新興市場的降息循環將延續至2020 年上半年。」

中美貿易緊張與關稅戰讓許多新興市場資產在2019 年遭遇逆風,隨著2020 年全球經濟展望好轉,新興市場投資前景可期。

摩根大通貨幣、商品和新興市場研究主管歐根斯(Luis Oganes)指出:「儘管美國聯準會(Fed)已經暫時停止降息步伐, 新興市場央行在2019 年第四季繼續寬鬆貨幣,預料新興市場的降息循環將延續至2020 年上半年。」

中美貿易緊張與關稅戰讓許多新興市場資產在2019 年遭遇逆風,隨著2020 年全球經濟展望好轉,新興市場投資前景可期。

摩根大通全球股票策略師馬蒂卡(Mislav Matejka)指出,全球製造業復甦、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新興市場股市受惠最大。

摩根士丹利新興股市策略師蓋納(Jonathan Garner),將新興市場股市的投資評等由「減碼」上修至「中立」。蓋納亦建議投資人加碼韓股,以及亞洲和新興市場資訊類股。

俄羅斯盧布是2019 年表現最亮眼的新興市場貨幣,盧布取代巴西里耳,成為2020 年的投資首選。此外,專家亦看多印尼股票與債券後市。

上半年油市利多因素

2019 年油市走勢先揚後挫,中美貿易戰引發全球經濟衰退憂慮,抵消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和非OPEC 產油國的減產效力。隨著2020 年全球經濟展望逐漸好轉,加上美伊衝突緊張情勢升高,帶動油價上漲。

專家預期2020 年上半年油價可望維持上升格局,但下半年可能進入修正。激勵上半年油價上漲的因素包括全球經濟展望轉趨朗、原油供給緊俏,以及地緣政治風險。

自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後,市場便樂觀預期2020 年全球經濟將回復穩定, 進而提振全球石油需求和拉抬油價。

 

OPEC 與俄羅斯等產油大國( 合稱OPEC+)在2019 年12 月初同意擴大減產,2020 年第一季每日再減產50 萬桶, 加上原先同意的每日減產120 萬桶,減產幅度擴大至每日170 萬桶。而且OPEC 最大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將維持每日40 萬桶的自願減產幅度。其他OPEC 會員國遵守減產協議,實際減產量將在每日210 萬桶。

 

此外,專家指出,只要美國持續制裁OPEC 第二大產油國伊朗,兩國的衝突尚未解除,原油供應風險便會延續。

其他OPEC 會員國遵守減產協議,實際 減產量將在每日210 萬桶。  

 

此外,專家指出,只要美國持續制裁 OPEC 第二大產油國伊朗,兩國的衝突尚 未解除,原油供應風險便會延續。

 

下半年油市利空浮現  

 

2020 年油價下行風險的因素包括大陸 石油需求降低、中美貿易緊張升溫和全球 原油庫存攀升。  

 

大陸積極充實戰略儲油(SPR),加 上煉油產能大幅提升,使得2019 年的原 油進口量大增。分析師預期大陸可能在 2020 年下半年減緩購油速度;再者,若 是全球經濟展望惡化,皆不利油價走勢。  

 

儘管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但在 智慧財產權與購買美國農產品的細節仍待 商議。第二階段貿易談判可能成為中美貿 易戰升溫的主要風險,再次威脅全球經濟 成長。  

 

國際能源總署(IEA)在報告中預測, 2020 年第一季全球原油庫存將攀升。倘 若原油庫存攀升在下半年加速,可能抵消 OPEC+ 擴大減產對油價的提振力道。  

 

在OPEC 擴大減產後,央行紛紛上修 國際原油均價預測。摩根大通預估2020 年西德州原油的均價為每桶60 美元,布 蘭特原油為每桶64.5 美元。  

 

高盛亦認為OPEC 擴大減產有助平衡 油市供需,故將2020 年西德州與布蘭特 原油的均價,分別上修至每桶58.5 美元 與63 美元。  

 

此外,美國能源資訊局(EIA)預期 2020 年西德州原油的均價位在每桶55 美 元,布蘭特原油將升至每桶61 美元。  

 

OPEC+ 預計在2020 年3 月於維也納集 會,討論減產政策。市場預期減產協議可 望延續至2020 年底。

 

避險增溫 金價續發光  

 

2019 年中美貿易戰和英國脫歐的不確 定性,推升黃金避險需求。金價一度在 2019 年9 月攀升至每盎司1,555 美元的6 年高點,直到年末貿易戰與脫歐情勢轉趨 明朗,才稍見拉回。2019 年金價全年勁 升18.9%,寫下2010 年以來最佳表現。  

 

展望2020 年金價走勢,隨著美元走軟 和全球央行寬鬆政策延續,金價將繼續綻 放光芒。今年初在美伊衝突升溫刺激避險 買盤搶進下,金價一度漲破每盎司1,600 美元大關。  

 

研究機構City Index 技術分析師拉薩札 達(Fawad Razaqzada)指出,2020 年全 球央行寬鬆貨幣將進一步壓低債券殖利 率,讓沒有利息的貴金屬吸引力大增。  

 

至於工業金屬方面,專家看好白銀與鉑 金在2020 年上演補漲行情,銅的基本面 依舊強勁,2020 年漲幅可望達7%。

「2020金融六大事」完整的內容收錄於『2020 金鼠年 財富大趨勢』專刊。

Copyright © 2020 工商財經數位股份有限公司 China Times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